编辑推荐推荐书籍

酷炫AI的背后 是悲催的人类“驯兽师“
来源:互联网  (转载协议)   发布日期:2016-04-23 13:40   浏览:7203专栏投稿 值班编辑:QQ281688302

Amy Ingram,来自创业公司X.ai的人工智能个人助理,说起话来和真人简直一模一样。公司设计它去预约会议、发日程安排邮件,搞定这些繁琐的事务。如果机器人可以进入你的日历,在邮件中被你抄送,为什么不能让它代你完成这些事情?自从2014年Amy登场以来,用户

赞助本站

Amy Ingram,来自创业公司X.ai的人工智能个人助理,说起话来和真人简直一模一样。公司设计它去预约会议、发日程安排邮件,搞定这些繁琐的事务。如果机器人可以进入你的日历,在邮件中被你抄送,为什么不能让它代你完成这些事情?自从2014年Amy登场以来,用户高度赞扬了它“和人一样的语调“和“良好的口才”。“就这项任务而言,实际上它比人做得更好。”一个测试用户在推特上说。但是大部分人不了解的是,这不完全是“人工”智能:几乎每一封邮件后面,都是一个真实的人类——例如24岁的Willie Calvin。

Calvin去年10月辞职,之前在X.ai做过AI训练员,他这就是Amy从不出毛病的原因之一,从不让人察觉出它是机器人。公司将Amy宣传为可以“神奇地预约会议”的人工智能个人助理,Amy的软件的确能扫描电子邮件,通常可以猜到“明天”的意思是周二。但是要独立完成下一步,系统还没有做好准备。许多前AI训练员说,最近,仅仅是几个月前,训练员会在Amy生成自动回复之前,查看收件箱内几乎所有邮件的部分内容——来评估Amy猜测用户说了什么。公司一位发言人说,该项服务仍有训练员确认邮件中“非常主要”的信息,为了让系统可以提升。

Calvin从芝加哥大学公共政策专业毕业几个月后,在2014年12月加入了X.ai。他想象自己年薪 $45,000的工作,可能部分是产品开发,部分是审核代码之类的。他说在面试过程中,他被要求写一个一页纸的文章,阐述为何自动化对工作和员工来说是好的。X.ai拒绝就具体的招聘流程发表评论。

Calvin对于能参与科技创业公司的产品开发过程感到很嗨,但是开始工作以后,他发现工作关于产品的部分从来没有实现。现实是,Calvin说他有时候在电脑面前一坐就是12个小时,按规则点击和标亮词句。“要不是非常无聊,要不就是非常沮丧。“他说。”同样一件事情一遍一遍地进行,我们无法提供一个个体所需要的,这是一个沮丧案例。”管理AI训练员的Kristal Bergfield说工作已经随着时间有所改变,包括了需要努力的工作。“我们在建造一个前所未有的事物,”她说,“这是一个非常志向远大的东西,我们这儿工作的人也是同样。”

玩转自动化的诱惑很大

有一些公司雇佣了假装是“假装是人类的机器人”的人类(注:这不是一个病句)。在过去的两年里,各个公司推出了可以做任何事的管家(Magic、Facebook的M、GoButler);购物助理(Operator、Mezi);和电子邮件助理(X.ai,Clara),这些是比较突出的例子。他们中的大部分都希望,所需的人类越少越好。人工很贵。人工不能规模化。人工还得买医疗保险。但是就目前来说,这些公司还是得靠人,躲在幕后点点鼠标,让观众觉得像魔法一样。

图:X.ai的宣传材料。图片来源X.ai。

左图:“约咖啡。”

“Michael你好,昨天与你聊得很高兴。你有时间见面吗,今天晚点时候、明天或者下周?我通常下午1点以后都有时间。John。“

右图:“回复:约咖啡。“

“John你好,我很乐意下周见面。请和Amy联系(已抄送)预定个时间。期待见面。Michael。”

玩转自动化的诱惑很大。人类协助的人工智能是“现在最火热的领域,”Navid Hadzaad说,他创立了机器人与人合作的管家服务GoButler。在过去的两年,这个领域内的创业公司一共募集了至少五千万美元的风投资金。但是,各种策略不同的公司,都使用相同的、模糊的营销语言,而且不怎么透露运营细节。

去年夏天,Facebook发布了M,一个住在Messenger中的活泼的个人助理,从此吹响了人类协助型AI的号角。但是与Facebook的全自动商业化的Messenger机器人不同,M的AI产生的所有回应都是经过审核的,如有需要还经过编辑,然后由几十个合同商团队发出,公司说,他们在社交媒体巨头的Menlo Park园区以外工作。在这以外,关于M的细节很少:Facebook不透露这些合同商的工作时长,也不说他们需要多频繁地修改M的猜测。

Clara提供类似X.ai的电子邮件预约服务,用合同商来审核部分邮件。公司CEO Maran Nelson说,大部分工作人员是女性,但是不透露有多少工作人员、在哪儿工作或者有多少比例的邮件是由人类查看的。

“这是该领域常见的沮丧感——太不透明了,”Nelson说,“同样沮丧的是,Clara推出三个月的时候有很多投资商恭喜我们,制造了一个完全自动化的机器人。”

人们感觉工作过度,而且不受重视

要模仿计算机的超人类能力通常很糟糕。在X.ai,Calvin说,2015年初有些时候训练员从早上7点一直到晚上9:30都在给电子邮件写注解,因为该服务应该是几乎全天候提供的。当天的电子邮件没有弄完,他们就不能下班。“我下班的时候感觉完全麻木,非常空虚,没有任何感情。”Calvin说。公司不愿意就目前的21位AI训练员的排班做出评论,但是Bergfiled说:“我们从来不会要求人们长时间加班。”

图:GoButler应用。图片来源:GoButler。

Square;">

用户:我要一个伦敦到洛杉矶的不经停的航班。

回复:听起来很棒!你想什么时候出行?

用户:2016年3月12日到3月18日。

回复:收到!正在查询从LHR到LAX的航班,3月12日起飞,3月18日返航,不经停的航班。

GoButler也是这种节奏,公司位于纽约,产品是“我们什么都能做”的短信管家服务。顾客发短信提需求,例如外卖和买礼物,然后例如Lucy Pichardo的员工就会看到需求,操作界面由客服仪表板Zendesk提供技术支持。她接下来会在其他服务上下订单,例如Postmates或Seamless。

GoButler的网站上说,服务使用人类协助的AI来实现全天候的客户服务,Pichardo说顾客经常问她是不是机器人。但是,她和另一个前员工Alex Gioiella说,他们所见服务中唯一自动化的部分,是偶尔会发一发的营销短信。这意味着,人类必须永远坚守岗位。GoButler的员工被称为“英雄”,排班从上午8点到下午4点,或者下午4点到半夜,以及,每月一周,排班从半夜到早上8点,在纽约的办公室里实行座位共享的三班倒,前一班的员工离开,后一班的员工坐下。Pichardo说,员工被要求在自己的位置上吃午饭。去年12月,参加公司的圣诞派对也要安排30分钟的排班,以免一下子有太多人离开电脑。公司发言人说,圣诞派对中,公司领导层也轮流参与“英雄”岗位排班。

“人们感觉工作过度,而且不受重视。“Gioiella说,她以前是公司的资深业务助理,这个岗位又被称作”超级英雄“。”英雄“通常最多同时处理5项需求,但是当需求量激增时,他们可能得应对两倍的工作量。Gioiella说,她曾经暂缓一些订单,来获得一点额外时间让她的员工完成工作量。一个前”英雄“说,他们有时候看见一些奇怪的需求,例如有一个需求是想要一个古董人头骨,让他们对解决奇怪挑战嗨起来。但是通常的需求都是预定披萨。

一些人可能会对于给机器人发短信感到别扭,结果最后发现其实是给人发短信。人与机器的模糊性会带来不寻常的情况。X.ai的一个前训练员说,虽然没有授权谈论任何工作细节,他估计人们每个月大概会有10次发邮件给Amy要求性服务。其他用户有时候把自己的预约错误怪在Amy头上。

过了一段时间后,X.ai的训练员们说他们几乎会把Amy当成真实的人。他们把Amy当做一个小孩子,因为服务经常犯些简单的错误,但是,随着时间,他们会发现这些错误经过学习改正了。他们希望保护Amy不受坏的数据影响。

截然不同的扩张计划

两家电子邮件日程预约公司,有着截然不同的扩张计划。Clara正在慢慢让人离开候补名单,称目前服务了几百家公司,每个用户每个月收费199美元。而X.ai计划今年下半年从有限测试转到公开发布,希望收费每月9美元。创始人Dennis Mortensen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美国知识工作者每年需要的百亿量级的会议预约,只有由机器支持的代理能够应对。“Mortensen说,服务会开始要求发电子邮件的人在电脑无法解读信息时进行说明——”你是说四月四日(周一)吗?“——而不是找个员工来读一读然后猜测一下。“我们希望免费提供服务,或者,每月9美元,只有这是软件的情况下才能实现。”他说道。

Clara的CEO Nelson说,她宁可打造一个更加昂贵和由人工处理的服务,如果要靠谱地完成任务必须如此的话。

其他服务商也在想办法摆脱人类。GoButler的转变是突然发生的。二月的时候,GoButler给25个“英雄”开了解雇条。公司说希望完全自动化,从预订机票开始。前业务经理Gioiella说她经常被告知公司快要没钱了,说她认为公司就是没法继续发钱给员工了。发言人Bianca McLaren说,公司没有陷入财务危机,不过“我们的利润提高了,因为我们现在没有那么多员工。”

就业机会被抢,一直是关于人工智能话题上方的一片乌云。但是至少,对这些员工中的一部分人来说,训练机器人从来不是长期的打算。X.ai说目前64个员工中,每五个人中有四个都是从训练员开始工作,然后职位上升,但是Calvin说,这份工作作为垫脚石也不值得做。“最后工作变得太费力了,而且看不见任何回报。”他说。或者就像另一个X.ai前训练员说的,他不担心自己的工作被机器人取代。实在是太无聊了,以至于他很期待再也不用做这份工的那一天。

via Bloomberg

登陆 | 注册 欢迎登陆本站,认识更多朋友,获得更多精彩内容推荐!

赞助本站

人工智能实验室
网友评论
好车贷
推荐内容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