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推荐推荐书籍

DeepMind获取数据违规 人工智能难进医疗体系
栏目分类:人工智能动态   发布日期:2017-07-05 14:18   浏览次数:13175专栏投稿 值班编辑:QQ281688302

钱童心 [去年4月,《新科学家》科技杂志曝光了DeepMind通过非法交易获得160万NHS患者病历。] 在AlphaGo打败了全球所有的围棋冠军后,DeepMind准备进军更具现实意义的科学领域,解决人们的实际问题。 在DeepMind的英国大本营,一场关于患者医疗数据的争议正愈

赞助本站

钱童心

[去年4月,《新科学家》科技杂志曝光了DeepMind通过非法交易获得160万NHS患者病历。]

在AlphaGo打败了全球所有的围棋冠军后,DeepMind准备进军更具现实意义的科学领域,解决人们的实际问题。

在DeepMind的英国大本营,一场关于患者医疗数据的争议正愈演愈烈。

经过数月的合法性调查,英国信息专员办公室(ICO)裁定谷歌旗下的人工智能部门DeepMind与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NHS皇家自由信托(NHSRoyalFreeTrust)之间的数据传输不符合数据保护法案(DataProtectionAct)的规定。这也令英国政府医疗体系首次利用人工智能等先进技术来治疗患者的尝试受到打击。

160万患者病历系非法获得

去年4月,《新科学家》科技杂志曝光了DeepMind通过非法交易获得160万NHS患者病历。通过这些患者数据,DeepMind开发了一款名为Streams的移动应用。Streams项目的目的是改善急性肾衰竭的检测和护理。如果该病人有急性肾损伤(AKI)的风险,Streams会以最快的速度提醒医疗团队,为医生发送最全面、最及时的临床信息。医生能根据这些最新信息,在患者病情恶化之前提供精准治疗。Streams也是谷歌DeepMind首次和NHS合作推出的应用,未来还将用于重大疾病预警。

Steams的一大好处是实现医院的无纸化操作,减轻他们的工作压力。现在Streams正由皇家自由信托免费使用,它将患者信息整合在一起,并在发现问题时自动发出警报。

现在的问题在于,当患者的数据被共享给DeepMind时,就默认患者已经同意其病历出于“直接护理”的目的被共享。不过健康护理领域的“英国监护卫士”(NationalDataGuardian)菲奥娜·卡尔迪克特爵士(DameFionaCaldicott)认为这种说法并不具有合法的依据。“患者并没有预料到他们的病历会出于这个目的而被共享。”卡尔迪克特在一封邮件中写道,这封邮件随后被SkyNews公开。

英国去年公布了一份针对2000位病人做的调研,发现他们大多对自己的数据被共享不知情,有17%的病人表示,他们永远不会同意公开自己的数据,即使是以匿名的方式用于研究领域。

英国数据保护官、信息专员伊丽莎白·德纳姆(ElizabethDenham)在周一公布的一份声明中称:“通过调查我们发现在这项合作中,患者的数据记录分享存在多方面明显的缺陷。患者甚至不知道他们的数据会以这种方式被使用。因此,皇家自由信托必须要对患者更加透明。”

针对这份声明,DeepMind的首席临床医生多米尼克·金(DominicKing)回应道:“我们完全理解NHS的复杂性和用户数据的使用法规,同时也理解用户对于科技公司掌握其数据的担忧。但我们的重心是为医护人员开发新的工具,而不是去考虑患者和公众的需求如何影响我们的计划。”

金还表示,在任何情况下,任何患者的数据都不能与谷歌的其他产品或服务共享,或被用于商业目的。“我们承认,有一件事我们可以做得更好,那就是保证公众真正了解他们的数据是被如何使用的。”他说道。

去年Google方面就表示,将会引入最高级别的数据安全和审核系统,只要有数据访问都会被记录,并接受包括NHS以及DeepMindHealth在内的9个独立审核机构的审查。GoogleDeepmind的软件和数据中心也将由独立审核机构的专家进行技术审核。

创新与数据安全并行

这并不意味着Steams项目必须关闭。德纳姆强调,只要皇家自由信托做出改变,解决目前的缺陷,他们的合作还是会受到欢迎。“数据保护法案并不是创新的障碍,但是当涉及公民信息时,我们有义务保障它们的安全性。”德纳姆说道。

这项调查决定公布前不久,NHS刚受到网络病毒Wannacry的严重感染,旗下48个医疗机构在此次网络攻击中受影响,感染面积达五分之一。网络安全更加引起有关方面的重视。

华大基因首席科学官茅矛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在处理用户数据时,要格外小心谨慎,注重细节,并依照法律规定来实施。”他还表示,目前全球对数据保护的法律框架已经趋于完善。

NHS数字化进程的关键一步就是医疗机构与科技公司数据实现共享。但即便如此,使用匿名用户信息所做的调研,在伦理道德上也存在“红线”。人工智能等高科技想要深层次介入健康医疗领域,首先得说服病人交出他们的医疗数据。

对于科研机构,病人的数据就好像是“生命的血液”,研究人员希望与病人建立起一个共同的平台,病人的情况能够通过这个平台上传,医生也能实时监测到。

哈佛大学干细胞与再生生物学系教授、医药界著名投资人和创业者GregVerdine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保障数据安全是首要的,如果数据安全都无法保证,就无法去谈创新。但是创新又是创造安全手段的唯一途径,因此两者缺一不可。”

为此,科技公司和药企正在联合寻求解决方案,苹果公司最近被曝出和医疗初创公司HealthGorilla合作,希望将用户的血液、心率等数据集合到一个大的平台进行分析,从而改变人们追踪健康记录的方式。

HealthGorilla创始人Yaskin在博客中称,最早成立该公司,是因为一位医生朋友向他抱怨很难把用户的诊断测试结果转化为实际中的应用。

不过医疗数据存储是一项十分微妙的业务,既需要为用户提供便捷性,同时又要保证数据安全,而且这种业务还面临着严格的监管。目前大多数科技公司的医疗项目都以失败告终。

今年2月,与IBM沃森人工智能合作多年的MD安德森医学院忽然宣布终止双方共同开发的OEA项目。MD安德森该项目的前负责人LyndaChin表示,OEA项目无法在MD安德森以外的医院进行技术监测,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担心网络安全。

早在2007年,微软就已经建立了一个名为HealthVault的个人健康管理平台。HealthVault负责人斯蒂夫·诺兰(SteveNolan)当时预计到2018年内,该平台将发展成为医疗保健生态系统的一部分。届时医院将会普及无纸化病例,医生能直接从HealthVault上提取出病患的相关信息,并在就诊结束后自动更新病例数据。但截至目前,该项目收效甚微。

2008年,谷歌也推出了类似的在线医疗记录服务GoogleHealth,不过GoogleHealth在2011年被迫关闭,原因是该业务的影响力没有此前预想的那么大,谷歌未找到将这项服务渗透至数以万计的病患的日常生活的合适途径,这也突显科技公司进入医疗数据领域的风险。

这并不意味着人工智能最终无法进入医疗体系。“数据分享很显然对于促进科研有着极大的好处,人工智能也创造了一种全新的手段,帮助医生为病人提供更有效的诊疗。但问题是要谨慎使用这些数据。”GSK高级副总裁、中国研发中心总经理利民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生物技术公司复宏汉霖总裁刘世高也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人工智能将最终在医疗体系中发挥一定作用,但是企业在利用数据做任何研究开发前,都应该以获得用户允许为前提。

登陆 | 注册 欢迎登陆本站,认识更多朋友,获得更多精彩内容推荐!

赞助本站

人工智能实验室
网友评论
好车贷
推荐内容
展开
Copyright © 2010-2017 AiLab Team. 苏州众器良匠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苏ICP备12079930号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公司动态 | 免责声明 | 隐私条款 | 工作机会 | 展会港 | 手机信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