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会信息港展会大全

中国AI标签工小县城“白领”:我们是人工智能背后的“人功”
来源:互联网   发布日期:2019-10-03 07:59   浏览:1083

封面新闻记者 陈彦霏 忻晓松 李佳雨 这是一间摆有七十多台电脑的大厅,每台电脑前放着一个巨大沙发椅,电脑前的人把整个身子窝在里面,桌前放着饮料零食,墙角空调呼呼吹着冷风,不断有人从大厅进出,让人仿佛置身于一间网吧如果不看电脑屏幕里的内容。 屏幕
 

封面新闻记者 陈彦霏 忻晓松 李佳雨

这是一间摆有七十多台电脑的大厅,每台电脑前放着一个巨大沙发椅,电脑前的人把整个身子窝在里面,桌前放着饮料零食,墙角空调呼呼吹着冷风,不断有人从大厅进出,让人仿佛置身于一间网吧如果不看电脑屏幕里的内容。

屏幕中,不断闪过一张张照片:广场上的密集人群、路上行驶的汽车、世界各地的建筑、放在冰箱里的饮料……被大沙发挡住大半个身子的员工露出两只手,不断框选照片中的某个事物,最多的是车辆和人,像流水线上的熟练工。

这里是河南平顶山郏县,一个人口只有63万的三线小城,一家名为千机数据的公司。员工大多来自郏县及其周围农村,他们曾是水电工、服装销售员,快递员,却一跃成为新兴职业从业者:数据标签工。“我们就是人工智能背后的那个人功。”千机数据公司老板刘洋锋这样解释这个工作。

坐落在小县城的数据标注公司

无处不在的AI

提起人工智能,你想到什么?

阿西莫夫笔下的机器人

《黑客帝国》里的母体Matrix?

还是《终结者》中的冷血杀手?

让我们想象一个场景:

你走进超市,选了一瓶水,只需在收银台摄像头前露一下脸,系统便显示支付成功;

这时候微信响起,因拿着水不方便打字,你切换到语音识别输入,系统几乎同时把你说的话转换为文字;

回到家里,你打算自拍一张结束这美好的一天,相机自动识别你的脸型并给出了最优的“美颜方案”;

最后,你在睡前用Siri定好了明早的闹钟

这些都是人工智能的“杰作”。

2011年起,随着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等信息技术发展,人工智能早已不止于“智能机器人”概念。刷脸支付、智能美颜、自动驾驶、语音输入,这些已深入大家生活的应用中。

当惊叹于AI的智慧之时,你有没有想过,人工智能如何学会分辨一样事物?一位新生儿,来到这五光十色的世界,总需要一位老师帮他实现从0到1的突破,数据标签工的意义正在于此,他们是给人工智能打工的人,也是人工智能的训练者。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2019年发布的相关报告提出,数据和计算机系统技术、硬件并列为人工智能产业的基础支撑,信息数据是人工智能创造价值的关键要素之一,随着算法、算力水平的提升,对数据的需求越发强烈,围绕数据的采集、分析、处理,产生了众多企业。

人工智能的其他产业环节不同,这些企业更需要大量的人力而非技术,因此普遍分布在在河南、河北、贵州等地三四线城市。这些数据标注公司对从业者要求虽也不高,服务的对象却一般是能引领行业发展的大公司。由此形成了人工智能发展的一副独特图景:在电脑的一边,是由农村和小县城打工者组成的数据标签工,电脑的另一边,则是百度、阿里、腾讯这些互联网大公司。

小县城中的“白领”

张俊娜在工作

张俊娜家住郏县附近的西岩村。这天清晨,她和往常一样,骑着电动车去县里上班,她的父母则去地里干农活。早晨8点,张俊娜到达公司,楼下已经停了十多辆电动车,很多都是和她一样,家住县城附近的人。

人工智能,技术引领世界,创新照耀未来”千机公司的海报从1楼一直贴到2楼的公司,有的贴在黑暗的楼道里,有的贴在毛坯水泥墙上。赵俊娜顺着这些标语走到工位,打开电脑,输入编号,开始一天的工作。

框选工作是重复枯燥的,但好在工作环境宽松,在一段时间工作后,男员工会一起去外面抽支烟,女同事们则会打趣聊天,年轻的员工则打开音乐软件,听歌解闷。中午,在吃过公司提供的午饭后,张俊娜和同事有1个半小时午休时间,晚上6点半下班。

在公司干了快两年,张俊娜算是公司里的老员工。初中毕业后,她就外出打工,如果不是机缘巧合,她还在做服装销售员,每天8点去店里打整衣服,晚上一般要拖到7.8点没顾客了才下班。“现在感觉自己像白领。一人一台电脑坐在那里,就觉得自己很牛埃”张俊娜说。

和大多数员工一样,张俊娜进公司源于一次“好奇”。2018年2月,她在郏县招工平台上无意看到了千机公司的广告,“当时完全不理解是做什么的,我就好奇想着去看看。”即便入职之后,张俊娜依旧不能完全理解自己的工作,只知道是“做数据的”。

一开始,家里的人知道她是“坐在电脑前”赚钱,还一度以为她在做传销。直到有产品做出来,张俊娜才知道怎么给别人解释。“去年百度无人驾驶公交车试验成功,我们做的数据可能就被用在了里面,就感觉自己做的工作特别牛,特别厉害。”张俊娜说。

对像许多张俊娜一样的人来说,自己的工作能和人工智能有关,是以前万万没想到的,这成为了他们独特的职业自豪感。“觉得这个东西都是大学生干的、文化人干的,那时候就像的这个东西离我好远,我觉得和小一点县城里的人都无缘,但现在我们干的也挺好。”张俊娜说。现在,张俊娜会去关注人工智能方面的新闻。“别人不知道是做什么的,我们已经参与其中了。”张俊娜自豪地说。

因为工作环境宽松,每天下午,张俊娜得以提前下班去接孩子。在自己孩子面前,张俊娜也不掩饰自己的骄傲,在路上,张俊娜被孩子问及在做什么工作,她一愣,想了一下觉得有点难以解释,但想起新闻最近报道的马云无人超市,便看向孩子解释“那时候我们接了一个工作,刚好和那个相关,他们那个超市里面不用人,就是我们帮他把东西选出来,然后机器人再识别。”张俊娜说。

晚上6点半,张俊娜和其他员工纷纷下班,随着一台台电脑关机,公司变得冷清。黑暗中,老板刘洋锋办公室的灯还亮着,他彻夜难眠。

隐于幕后的“训练者”

千机数据标注公司

和员工的轻松自豪相比,刘洋锋的压力显然更大。在接待完一个重要客户后,他彻夜未眠,一直在研究手上小小的采集设备,他的办公室常放一张沙发床,很多时候就睡在这,第二天一早,他拿出洗漱用品,在楼内公共卫生间洗漱完,便继续投入工作。

和员工“偶然”加入千机公司一样,刘洋锋创立公司也源自“偶然”。2017年6月,刘洋锋偶然看见一家公司的数据标注介绍,觉得是个商机,就用了3天时间创立了千机公司。

起初在一栋小居民楼6楼,刘洋锋放了10台电脑。当时招人几乎没什么要求,“我们当时就只问:你会电脑吗?会打游戏吗?如果说:会;好,你来吧。“刘洋锋说。

数据标注只是一个开始,除了坐在办公室进行数据标注的“白领”,还有100名分散在各处的数据采集员。在一个篮球场上,从周边村子赶来的村民正排着队,身上贴着一个个号码牌,好像正在等待上场的运动员。“左扭脸、右扭脸、回正看我。”镜头前的老大爷听话地跟着指令转头,这是对人脸姿态的数据采集,有的村民甚至从10公里外赶来,因为听说只做几个简单动作就可以领奖品,一般是送油米和一些厨房用具。

刘洋锋彻夜研究数据采集设备就应用于此,这是一个深度摄像头,“平时摄像头都是拍平面图像,而为了提高人脸识别安全性和准确性,我们就要用到3D的深度摄像头。”刘洋锋说。随着公司越来越大,接触到的技术越来越复杂,刘洋锋也一直在为“人才”发愁,在千机公司最新发布的人才招聘上,除了继续招聘400名数据采集标注人员,还多了程序员和企业管理的招聘,并写着:本科以上学历,工资多少你自己定,有水平都好说。“我现在每天都在刷招聘网站,但是地方太小,别人都不愿意来。”刘洋锋说。

数据标注行业的发展和人工智能一样日新月异,刘洋锋了解到,他们公司成立后,不少人看到这块市场,郏县陆续又开了两三家数据处理公司,但因为数据处理精度达不到要求,都被淘汰了。“在河南,这个行业去年高峰时从业人数高到10万,到今年可能说是还留存不到5万。”刘洋锋说。

除了同行的竞争,更让人遐想的一个问题是,他们会被自己造出的人工智能代替吗?对这点,数据标注工们表现得比想象中的自信乐观,在张俊娜直觉里“再牛的机器人也离不了人,再完整它还是需要人。”老板刘洋锋则看得更透彻:“我相信起码5到10年这个工种是不会消亡的。用机器训练机器,起码这第一个机器它还是要去训练的,但现在各行各公司需要的人工智能数据不互通,所以必须不断去训练新的人工智能。”

在郏县,千机数据是令人向往的“高科技公司”,但却依旧很难从幕后走到台前。刘洋锋在参加一个产品技术展时,曾看到自己公司参与数据标注的一个产品,就凑上前和柜台展示员说:“你知道吗,这个产品数据就是我们做的。”但对方只是笑了笑。

因为处于产业链低端,所接手的项目都被甲方公司要求保密,曾经有媒体拍摄了某个项目的数据采集画面,刘洋锋为了不失去那个重要客户,只能亲自去北京找那家媒体,请求他们删除视频。

人工智能”什么时候能完全脱离背后的“人工”?这是个危险的问题,但也不禁令人遐想。但至少在现在,人们不能忽视,在我们看不到的地方,又成千上万的数据标注工在默默训练着一个个“人工智能“,让我们生活越发便利。

“开始,我一直想我们要做人工智能前面那个‘人工’,但现在我一直在想,我们要做‘人工智能’前面那个‘人功’,这个功是‘功劳’的‘功’。对,我们是保有这份功劳的。”刘洋锋说。

登陆 | 注册 欢迎登陆本站,认识更多朋友,获得更多精彩内容推荐!

赞助本站

人工智能实验室
AiLab云推荐
推荐内容
展开
Copyright © 2010-2019 AiLab Team. 人工智能实验室 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公司动态 | 免责声明 | 隐私条款 | 工作机会 | 展会港